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她尿了她尿了
她尿了她尿了
于洁在某所小学任教,属于知识分子,外表看上去很文静温柔,平时说话也总是很低声细语的,对同事、女儿、还有对她的学生都充满了母性的关怀,学生们也都非常喜欢她。
  而且应该说,在旁人、特别是成熟的男性现在看来,于洁绝对属于美女,甚至是性感的美女。皮肤非常的白皙,甚至有些白皙的发腻,夏天穿裙子的时候,小腿的后面甚至白的能够看到青筋。
  由于之前生活条件比较优越,于洁的胸部非常的丰满,在家穿着睡衣的时候,可以看到睡衣的胸前被高高的顶起,在家走起来路来,双峰颤巍巍的摇晃着。可是由于是教师,再加上" 寡妇门前是非多" 这一句俗话,她在外面总是尽量穿着能够掩盖身材的衣服,上身被紧紧的包裹着,丝毫没有显露出胸部的伟大。
  可能是因为经常坐着的缘故吧,于洁的屁股确实显得又大又圆,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宽大的盆骨,加上丰厚的脂肪,促成了她的臀部超出一般女人的丰满,肥圆。这种肥圆在纤细甚至如少女一样的腰肢衬托下,更显出了线条的突兀,给人以更加强烈的视觉冲击。而带着的金丝边儿的眼镜,则展现了职业女性的知性和成熟的魅力。
  实际上,这几年,也有一些登徒子们时常在打着这样一个性感的单亲妈妈的主意,但由于当时于洁还沉浸在丧夫的阴影中没有走出来,再加上对对方的人品习惯的不熟悉和本身知识分子所特有的清高,于洁对他们的追求都一一回绝了。
  其实,对于于洁这样一个三十出头,带着一个孩子的单身女人再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带着孩子的单身女人即使再漂亮也不值钱,这是现在这个社会普遍达成的共识。好在于洁学校里的副校长周勃也正好是一个单身的男人,这样,在同事们的撮合下,周勃和于洁谈起了恋爱。
  周勃,单位的同事都亲切的叫他老周,是于洁单位的副校长,比于洁大三岁,身材魁梧,平时不太爱说话,给人的第一感觉还很木讷,和于洁的丈夫原来在一个办公室。如果于洁的丈夫不去世,这个副校长的职位本来应该是他的,就是因为于洁的丈夫去世了,老周才当上了副校长的位置。
  老周本来和妻子的感情很好,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妻子竟然红杏出墙,带着孩子和别的男人私奔了。这之后的老周,情绪和于洁比较相似,也是在一段时间内比较消沉,两人平时由于业务的关系,接触也相对较多,相处起来颇有同病相怜的感觉。都是同事,相处起来省略了许多互相了解的过程,两个人很快的就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由于自小受到家庭教育的影响和教师的身份,可以说两个人相处一直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两个人甚至平时在一起时都没有拉手、挎着胳膊这种青年男女间的常见亲热行为。两人之间更多的是一种同事和朋友的关系,至少在外表看上去是这样的。
  真正让于洁决定将母女俩的终身托付给老周的一次事件发生在那次看似简单,却又不同寻常的爬山活动中。可以说,那次爬山是于洁和老周的一次定情之旅……
  单位的同事由于也都知道了两个人关系,同时也很同情两个人的遭遇,经常以单位的名义组织一些活动,将两人更近一步的牵引到一起。那次爬山活动就是单位工会领导为了两人关系的进展刻意地组织的。
  说是爬山,其实他们所在的城市是平原地带,附近并没有像样的山峰,在生长在山区的人眼里看上去,那只能算是一个稍微高一些的小土包而已,上面稀稀拉拉地有一些排列得不太紧密也不太粗的树木。
  整个山上空气也不是像天然氧吧那样清新,上面灰尘很大,很多偏僻的地方由于没有人走,都是很松软的干土,脚踩上去都能留下明显地印记,而且据说山上有时还有蛇出现。实际上,这也就是相当于一次野游,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到这么一个地方去野游呢?
  但那天,老周和于洁还算开心,这是他们第一次带着小彤出来玩。单位的同事也比较识时务地故意给他们三人留下单独在一起的机会。这不,其他人都已经远远地走在了前面,直留下了老周、于洁和小彤“一家”三口人在后面慢慢地向上爬着。
  山虽然不是特别高,但也总是有些坡度的,那天于洁和小彤都穿了一条淡蓝的牛仔裤,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老周走在最后,保护着母女俩不因为失足而摔倒。
  当时是六月份,天气已经很热了。母女俩都上身都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爬山时候由于耗费体力和天气炎热的缘故,汗水已经浸透了上衣,T恤的后背已经紧紧地贴在了肌肤之上。
  老周走在母女的身后,附近的风景实在是没有太多能够吸引他的地方。目光很自然地停留到了前面母女俩的背后。小彤尽管虚岁才只有十岁,但不知道是营养太好还是其他的原因,这小女孩似乎发育的有些过早。小小年纪,胸部已经发育起来,并且有了一些规模,老周从后面看去,小彤的后背似乎有一条很细的带子从左到右横跨整个背部地突现了出来,在T恤的背后留下了一条时而明显,时而模糊地印记。
  " 小女孩儿看来也戴上了少女的胸罩了!" 老周嘴角露出了怜爱的微笑。
  再看母亲,就非常的明显了。丰腴的后背上,一条宽宽的厚厚的横印明显地在T恤上凸显出印记。老周在后面很近的距离,不但能够看到后背中间乳罩挂钩的印记,而且可以看出乳罩的带子挤压着后背和腋下的脂肪,向前方胸部延伸下去的痕迹。似乎由于乳罩过紧的缘故,透过由于出汗而贴在身上的单薄T恤,能够清晰地看出乳罩带子深深地陷入了后背的脂肪之中,以致于将带子的上下方的都高高地堆起,凸显在薄薄的T恤之下。
  再往下看,前面母女两人的臀部由于爬山的缘故,在老周面前有节律的扭动着。小彤的牛仔裤紧紧地裹着刚刚发育微微挺翘的小屁股,毕竟是小女孩,身材和臀部还都很单薄,走路的时候,两腿之间夹得很紧,看不到一丝的缝隙。
  母亲就和女儿不一样了,于洁的臀部在淡蓝的弹力牛仔裤紧紧包裹下,如八月十五的满月一般,显得浑圆硕大,充满了成熟母性的气息。尽管于洁的气质和走路的姿势都很端庄,但成熟少妇那种无法隐藏的扭动的风情还是清晰地显现了出来。走路的时候,即使双腿地并紧,但在两腿的交界处,还是非常明显地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三角形的空隙,通过老周的观察,不论于洁怎么的并拢双腿,但走路的时候,这个三角形的空隙总是无法地避免的。
  看着前面母女的春色,老周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 妈妈,我要尿尿,要憋不住了!" 忽然之间,小彤对于洁说道。
  " 怎么了,要尿尿?现在这里也没有厕所啊。等一会下山,找到厕所,妈妈陪你去好吗?"
  " 不行啊,我要憋不住了啊!" 小彤看起来实在有些尿急。
  老周走上前去,向于洁问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彤要尿尿,可是这里没有厕所啊!"
  " 那不行就找个没人的地方,让小彤尿吧,你给她看着点。" 老周边说,边向旁边的小树走去,终于找到了两颗相邻半米左右不是特别粗的" 大树" ,向于洁喊到:" 这两颗树还比较粗,你就让小彤在这里吧。"于洁向着老周的声音忘去,两棵树尽管不是很粗,但也可以勉强地挡住小彤单薄的身体了,看了周围确实没有别人,于是对小彤说:" 那你就去那里吧,妈妈给你看着。"
  带着小彤来到了老周找到的两棵树旁,于洁对老周轻声地说道:" 老周,你离远点,帮小彤看着别有别人过来,小女孩尿尿,你背过身去吧!"老周憨厚地笑了笑,向外走出了十步左右,背转过身去,向远处望去。、于洁看着老周的背影,嘴角挂着一丝微笑,老周为人比较老实憨厚,这一点她是最满意的,对待自己母女能够托付终身的人,当然人品才是最重要的。
  " 小彤,这地方尘土比较大,你要注意干净,别弄脏了小屁屁哦!" ,细心的妈妈注意到了松软干燥的土地和三人踩出来脚印的痕迹。
  " 知道了!" 这时急不可耐的小彤已经解开了裤子,躲在一棵树后,蹲在地上嗤嗤地尿了起来。很快细细的水流在地上松软的土地形成了一条细线,向小溪一样向前延伸开来。
  听到耳边女儿尿尿时候" 嗤嗤" 的声音,看到地下形成的细小的水流,于洁竟然也有一种莫名的尿意,而且是非常强烈的尿意,以至于让她感到自己实在无法坚持到下山之后找到厕所的时候。也难怪,天热水喝的多,再加上爬山新陈代谢加快,多尿似乎也是正常的。
  看到远处的老周仍然老实的一本正经的在给自己母女俩把风,于洁没等小彤尿完,小声地对女儿说:" 妈妈也要尿一下,你一会儿起来后,给妈妈看着点儿,别让周伯伯转过身来!"
  于洁选择了小彤旁边的那颗树,树下的尘土让她实在有些不太适应。先将裤脚挽了上去,以免尘土弄脏裤子,然后慢慢地解开了腰带,拉下了牛仔裤的拉链,慢慢地蹲了下去。
  看来确实是水喝的比较多了,于洁一蹲下,尿液就无法阻止地" 哗" 地一下激射了出来。尿液冲下来的面积很大,成扇形分布,由于力道的强劲,在胯下松软干燥的土地上浇出了一个面积很大的坑。伴随着" 哗哗" 的声音,水流儿向坑的四周前后左右四散的蔓延着,形成了一条宽阔的大河。
  " 怎么这么长时间?别出了什么事?" 老周等了半天,还不见于洁母女回来,忍不住下意识地向母女所在的大树方向望去,谁知这一望,老周的眼睛就立刻直了一般,再也转不回去了。
  只见两棵树后,各蹲着一个小便的女人,左面的树后是女儿,身体基本上被树干所挡住,只是女儿的双手和牛仔裤上的裤带从树的两边露了出来。似乎已经尿完了,正准备起身呢。
  而右边的树后,却是另一番景象。大树的粗度勉强地可以挡住女儿单薄的少女身躯,但却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母亲那成熟丰满的少妇身体,只见树的两侧,两瓣雪白的屁股边缘清晰地显现了出来。由于是蹲着小便的缘故,两瓣屁股配合着纤细的腰肢,更加呈现出了梨子的形状,显得是那样的肥大诱人,每一瓣都如出墙的红杏一般,彷佛不甘心受到小树的阻挡似的,争先恐后的从树的两侧探出头来。同时伴随着女主人尽情的释放,它们也不断地轻轻地颤动,轻轻地摇晃。
  “于洁这样文静端庄的女人,小便的时候竟然也和普通女人一样,也是这么不雅的蹲着!不知道那尿液冲出逼外是一个什么景象啊?”看到了平时做梦也想不到的景象,老周的心里忽然之间竟然产生了龌龊的念头。
  " 妈妈!有蛇!" 就在老周狠狠地吞下口水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小彤失声恐惧的叫声。
  " 快!小彤,到妈妈这来!" 刚刚小便完的母亲,急忙把内裤拉上,连裤子也来不急提,赶紧把女儿拉到自己身边,用成熟丰满地身躯挡住了女儿。挺起胸膛,鼓足勇气颤抖着向小彤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条不是很大的蛇,正摇晃着脑袋,慢慢地向恐惧中的母女俩逼近。
  这时老周也已经赶到,看到惊慌的母女俩,顺着女儿的手指望去,之间一条蛇正吐着红信,向三人蓄势待发。
  老周用伟岸的身躯将母女两人挡在了身后,一边安慰已经搂在一起的母女两人不要害怕,一边脱下了自己的衬衫,慢慢地靠近地上的蛇,突然地向下一扑隔着衬衫抓住了蛇尾巴部位,然后一起身将蛇抓在了手里。
  “离得远点!”老周一边警告母女俩不要被蛇咬到,一边抓着蛇的尾巴将蛇的脑袋向旁边的树干砸去,之间蛇在老周的手里不停的扑腾,可是就是够不到自己的尾巴。
  一下,两下,……九下,十下,终于蛇不在扑腾了,也许是被砸晕了的缘故。
  老周长吁了一口气,笑着对衬衫下已经晕头转向的蛇说道:“看你没有毒,也作恶不多,今天就饶你一命,去吧!”说完,拿下衬衫,将蛇扔向了远处。
  " 没事了。" 见到危机解除,老周转过头去,安慰着受到了惊吓的母女。
  谁知道这一转头,老周的眼睛又直了起来,鼻血差点没流出来。
  只见慌乱中的母亲由于爱女心切,裤子还没来得及提上,光滑的大腿让蓝色的牛仔裤连同腰带一直褪到了脚踝上。淡黄色的内裤由于匆忙,虽然穿上了,但却穿得不太均匀,明显地偏向了左侧,以至于右侧的胯间三角地带,一大片的乌黑茂密的阴毛从内裤边缘钻了出来,在雪白的大腿和淡黄的内裤这种浅色调的颜色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的突出,那么的诱人……老周只觉得脑中一阵眩晕,下身的男性象征无法抑制地挺立了起来……看到老周奇怪的表情,于洁顺着老周的目光下意识地向下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由于着急竟然春光大泄。刹那,羞涩的红晕一直从白净的面颊蔓延到了脖子上,甚至看上去有些发紫。
  低下头不敢看老周和女儿,轻轻地用几乎自己才能听到得声音对老周说:" 老周,你带小彤先走好吗?我整理一下衣服!" 接着提起裤子,像做错了坏事的孩子一样,快步跑到了树的另一侧,借助着大树挡住了老周和女儿的视线。
  " 好,好!我和小彤先走,你整理好了,去追我们哦。小彤我们走吧,妈妈一会儿就赶上。" 老周仍然是那憨厚的一笑。临走的时候,恋恋不舍地看了一下两棵树下,母女二人分别在松软干燥的土地下留下的两滩似乎还冒着热气的尿渍在女儿小便的那棵树下,像一条小溪一样,细细的水流儿成一条线的形状弯弯地流淌;而在另一棵母亲小便的树下,像是一条宽宽的大河,从中间的大坑中向四处蔓延……
  " 被他看到了哦,真的很羞耻啊……" 想起老周刚才挡在自己和女儿身前保护自己母女的情景,眼中着老周远去的身影,那宽阔的双肩。于洁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这三年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伴随着刚才被看到隐秘部位的羞耻感和整理内裤时对阴部轻度的摩擦,忽然间觉得下身突然一阵发紧,一股三年来从未涌现过的骚水浪液,刷的一下从阴道里射了出来,浸湿了刚才被老周看到的、淡黄色的内裤……
  " 啊……" ,想到自己定情之旅的那次羞涩而旖旎的风光,正在轻轻地洗着自己阴唇上面皱褶的再婚妈妈忍不住下面又是一紧,和当时一样,又是一股骚水涌了出来,滴落到了胯下的飘着几根卷曲毛发的水盆中……


【完】